krrr9

沉迷甜茶综合症

【法英】昨天(结!局!卡!滴滴!)

第一次写完一篇文哈哈哈哈哈觉得自己贼厉害



“贞德站在熊熊烈火中,五官隔着火苗蓦的蒸腾起的打旋儿的气流,已经依稀分辨不大出来。但是人们能听到她的声音,能看到她亮银的铠甲通过烈日反射出的一束亮的晃眼的银光…” 


亚瑟一边读一边笑,最后挥拳玩笑似的打了一下弗朗西斯的右肩膀。 

“没想到你还这么有能耐呢。怎么也从没跟我讲过?”


弗朗西斯有些颓废的笑了笑,把亚瑟手上的书扯了回来。 

“一个失败的作家,也能算真正的作家吗?” 


亚瑟挑了挑眉,“怎么,你还有对自己不自信的时候?”他嘿嘿笑了起来,“我以为你也像贞德一样,睥睨众生,无所畏惧呢?”


“那是我殷切的希望,”弗朗西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可惜圣女大人不眷顾我,甚至不肯给我施个如此弱小的恩泽。”


“…” 

“吃点什么?” 

“吐司和糖心鸡蛋,感谢老天,总算能吃上一顿安稳的早饭了。” 

“不,你应该感谢的是给你勤勤恳恳做饭的厨子我。”

 … 


梧桐叶羸弱的根茎终于如释重负的离开了枝丫,随着风四处流浪。像个挑剔的小姐,左摇右摆的拽的自己别扭的舞裙转着弯儿,最后终于心满意足,施施然落在了亚瑟早已等待许久的掌心上。 


亚瑟仔仔细细的数着梧桐叶的脉络,“今年的梧桐落的够早的呀。现在怕是连暑天都还没过。” 


“估计是看你要离开了,悲伤地想挽留,才发现自己只是个如此没用的梧桐,连几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伸出手想够到你,却误打误撞的把自己从根上拽了下来,可怜啊。”弗朗西斯一边抽烟一边讽刺道。 


亚瑟瞧了一眼弗朗西斯,“怎么,你想为我哭上一鼻子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摸的鼻头有点泛红“我可以考虑考虑看给不给你这个表现机会。” 


弗朗西斯没有回话,却继续一支一支的抽着烟。烟圈打着旋儿在空气中一点点挥发,云雾缭绕的感觉竟让亚瑟诡异的感觉出了丝美感。 等亚瑟终于在寂寞中数完了梧桐叶所有的脉络,这条香气扑鼻但又云雾缭绕的小径也到了尽头。有些工业风的建筑上面用灯牌码了几个平实的大字,的确没有一点情调。亚瑟回头,这才发现弗朗西斯没跟过来,停在了离他一米左右的位置 


“那…我们就此别过?”亚瑟抬起手来打算挥手,“这两天真的很感谢你。我敢保证,这是我最开心的一次旅行。”


弗朗西斯叼着烟,微笑着,双手为了取暖插在大衣兜里。“亚瑟,我在想你昨天唱的那首歌。是叫‘昨天’吧?”


见亚瑟没回答,弗朗西斯就继续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不过到今天,准确的说,是到一分钟之前我才真正想明白这个问题。”


“大家怀念昨天,是因为今天与即将到来的明天。昨天是永恒的,今天是令人惴惴不安的。比如我不知道将来我们还会不会见面,但我能确定的是昨天。我能确定的只有昨天。你明白吗?”


亚瑟认真的瞧着弗朗西斯,但听着他混乱不看的英文语法又忍不住有点想发笑。“喂,弗朗,你对你自己和对我,都太没自信了点吧?”


说完他终于从驼色大衣的衣兜里掏出了一张早就写上了邮箱和电话号码的牛皮纸。然后有些好笑的瞧着弗朗西斯有些赧然的挠了挠头。


“我喜欢昨天,但我更爱明天。”


【法英】昨天 (3)

第三章

人生中第一次写到第三章 为自己鼓掌

歌词其实也不重要哈哈我就没贴翻译 Yesterday 这首歌超好听 安利一下~

--------------------------划线

 

忘了是哪个非常会享受人生的哲学家曾经在他出版的文学著作中提起到,音乐和美酒总是人们消磨时间最好的方式。一间偏僻却不破落的酒馆,在巴黎闲适的下午不紧不慢的喝着红酒,偶尔再用玫瑰花茶解解嘴里残留的酒气。美好生活大抵就是如此了。

 

或许也正因如此,亚瑟在被巴黎入夜后刺骨的寒风吹了抖索不止后,对弗朗西斯开过来的声称是他自己的绿色摩托便产生了不小的怀疑。

 

若是打算一一盘点质问,亚瑟实在是能找出不少可疑的地方。刷的上世纪邮筒专用配色的绿漆,摩托上还存在着不少新新旧旧的划痕。发动机的地方更是冒着黑烟,时不时还发出像是被虐待了似的刺耳声。如果非让亚瑟用一个合适的形象去描述这个可怜的摩托,他觉得,这个便十分像一个经历种种不易从二十世纪初流传下来,又被不下十个嬉皮士轮流摧残,现在只能苟延残喘勉强度日的一堆废铁皮。

 

然而,弗朗西斯似乎对这个快要进博物馆了的老古董欣赏有加。他拍了拍摩托车的后座,示意亚瑟坐过去。

“可怜的英国佬,怕是已经快要醉的不省人事了吧。亚瑟?对吧。不过现在你可一定要睁大眼睛了,因为我的车技绝对不容错过…”

 

亚瑟有点迷迷糊糊的坐了上去,在弗朗西斯启动了这些废铁皮以后,有些不耐烦的听着他的絮絮叨叨,再加上浓重的不安全感已经占领了他大半个脑子,于是亚瑟举起手敲了一下前面的人不停晃动的脑袋。

“安全帽。”

 

弗朗西斯刚刚虽然说是灌了亚瑟半瓶酒,自己也着实喝了不少,再加上酒后驾车多少有些心虚,便更加开始源源不断的讲话。

“唔。其实我们这些摩托老手为了姿势好看,通常都是不带头盔的。不过既然你要求了,你又是一个远道而来的,美丽客人,对吧。好的,你等一下,我马上就给你找头盔…”

 

夜晚的巴黎依然静悄悄的在那里,月亮温柔的在每一处空地上投下了乳白色的像纱般绵软的光,塞满了每一个建筑倒影间的空隙。小巷子里面偶尔有喝酒上了头的男人女人们,三三两两的结着伴,兴高采烈的唱着上世纪老掉牙的经典歌曲。

 

弗朗西斯和亚瑟在塞纳河堤岸的地方找了一个四下无人的长凳。弗朗西斯半靠在上面,侧着头微笑的瞧着亚瑟眼里止不住的激动。亚瑟坐在长凳上往前微微探着身子,在地面反光作用下亮晶晶的绿色瞳孔闪烁着好奇和按捺不住的激动。

 

弗朗西斯言语中有些骄傲的向亚瑟靠了靠,凑近了在他的耳边絮絮道:“怎么样,是不是比你想象中的塞纳河还要美?”

 

亚瑟感受到了耳边有些温热和瘙痒的气息,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河水的平面,微笑道:

“我现在能体会到,为什么那么多诗人一看到塞纳河就文思泉涌了。”

 

弗朗西斯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小的时候,我爸爸也经常带我来塞纳河旁边。虽然他只是个毫不起眼的推销员,但他总是在河堤上找个长凳,自我陶醉的弹着吉他,哼着曲子。”

 

亚瑟总算把目光收了回来,转向弗朗西斯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你呢?你不会是收钱的吧?”

 

弗朗西斯继续回忆,“我那时候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坐在地上看着爸爸投入的神情。他会唱好多曲子,从古典到近代的流行歌手,他能开心的弹唱好几个小时。”

 

亚瑟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低着头闷声不语了好一会儿。弗朗西斯醉意正酣,只听到风呼呼的吹过他,吹过他面前的河水,和远处街道里断断续续的笑声和汽笛的鸣声。

 

亚瑟依旧是低着头,说道:“弗朗西斯,你知道吗,估计你肯定是不知道的。我最喜欢的乐队是披头士,最喜欢的歌是披头士的《昨天》。”

 

弗朗西斯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一罐听装的啤酒,哗啦一声的撕开易拉环,咕咚咕咚的开始喝了起来。

 

“我只听说过披头士,还真的没听过他们的歌。”

 

亚瑟笑着抢过他的听装啤酒,喝了一大口,酒精呛的他大咳了好几声。

“那正好,我今天唱给你听。”

 

他清了清嗓子,抬头望着塞纳河上月光打在河上密密疏疏的影子,清声唱了出来。


Yesterday, 

All my troubles seemed so far away

Now it looks as though they're here to stay

Oh, I believe in yesterday.

Yesterday, 

Love was such an easy game to play.

Now I need a place to hide away.

Oh, I believe in yesterday. 

” 


亚瑟一边唱,弗朗西斯一边听。那个夜晚,巴黎的月亮是那么大,那么安静,又那么遥远。塞纳河的河水缓缓流淌,似乎永远不会停止。这首歌,好像也永远不会结束。 弗朗西斯又喝了一口听装啤酒,这次,他从里面尝到了玫瑰花茶的味道。




【法英】昨天 (2)

T T 目前就存了这两章 就都发粗来吧 虽然隔天再看自己写的东西总是会觉得尴尬到爆但是并没办法 水平非常之有限哈哈哈哈


感觉我把我毕生所学的所有修辞都用上了....很努力了

对了 上个忘记说了 是给我家大鹏的!一个迟到了(大概几年吧)的生贺!将来帮我代购加拿大鹅好吧XD


__________________粗糙的划线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弗朗西斯介绍的餐馆十分隐蔽,穿过好几条人迹罕至的街道才能找到,被层层常青藤掩盖的装修带有明显的老旧的法式风情,玻璃窗中似乎是撒了晶粉的在阳光下盈盈的闪着彩色光芒,微微带霉味的雕刻木框镶嵌着玻璃,柔和的光线打着弯儿的铺在了靠窗的桌子上面,慵懒的带着一丝流浪般的浪漫情怀。餐馆里的人不多,只有一对儿情侣点了两瓶果酒,一边亲热的打闹一边闲聊 。

 

“一瓶葡萄酒,再拿两个杯子,麻烦了。”弗朗西斯温柔的冲着服务生笑了笑,熟稔的点了自己惯常喝的果酒。

 

“呃…”亚瑟虽然听不懂他在和服务生说什么,但大概明白他是在点东西。他有些局促的截住弗朗西斯,“我不喝酒,就茶就好。”

 

“唔,好的,没问题。”弗朗西斯转头跟服务生交流了起来,“有茶吗?花茶?”他抿嘴笑了起来。“玫瑰花茶吧,这位先生肯定是喜欢的。”

 

服务生走了以后,弗朗西斯便开始跟亚瑟攀谈起来。下午的光斜斜的打在桌子上,他却不觉得燥热,反倒让餐馆内的空气暖融融了起来,拂过他的脸颊,就像母亲轻柔的亲吻,若有若无。

 

“说起来,你为什么到巴黎来?只是旅游吗?”

 

亚瑟抿了一口茶,热茶的团团雾气晃动着升到半空,再慢慢的隐匿于空气之中。

“我祖母…上周去世了,她出生在巴黎。之前,她经常跟我说,她每晚都梦到她小时候的情景。”

 

弗朗西斯没有说话,又喝了一口酒。

 

“她说,在无数次的梦里,她总是静静地注视着塞纳河。乳白色的月光像是被剪碎了一般,被数千万个密集却又微弱的浪头聚拢, 打碎,再聚拢。像浮萍一样,飘飘荡荡的映在河面上。”

 

弗朗西斯继续喝着酒,“你什么时候回英国?”

 

“明天。后天是我祖母下葬的日子,我得赶回去。”

 

反常的,弗朗西斯微微笑了起来。他管服务生又要了一个酒杯和两瓶红酒。

 

“亚瑟,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带你去你想去的那些地方。你之前说你不会喝酒?”

他拿起酒杯,往里面灌了半杯红酒。然后转向亚瑟,有些不怀好意的咧嘴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还真从没听说过这种规矩。喝完这两瓶酒,我就带你去个地方。”

 

这时,正巧有人推门进来。沉重的木门被人打开,大量的阳光一涌而入,还带来了一股热风,让风悠闲的吹过整个厅室。亚瑟听到弗朗西斯的话,抬起头,冲他微笑起来。碧绿却又剔透的眼眸被光照的清亮,金黄色的头发也随风微微的颤动。

 

亚瑟拿过那杯红酒,举起来便饮了一口。

 

“弗朗西斯,说起来,我刚好有个问题。我刚才看到,这家店的名字是,Gideon?”

 

弗朗西斯弹了一下酒杯,水晶杯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哐啷声。“基甸。旧约圣经中的犹太勇士。他曾经率领三百人打败了十几万米甸敌军。”

 

“哦?”亚瑟饶有兴趣的睁大了眼睛,“他怎么做到的?”

 

“圣经原文记载,其实基甸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是因为耶和华与他同在,他变成了大能的勇士。”这句说完,弗朗西斯却仍然微笑的凝望着亚瑟,同时举起了红酒杯开始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亚瑟也注视着弗朗西斯如紫色琉璃般的瞳孔,瞧着那双眼里深浅不一的波光。

“因为有了勇气和信念,他战无不胜。”



【法英】昨天 (1)

*非国设*


阳光温柔的从头顶上射下来,浅黄的光芒穿过弗朗西斯金色的碎发,把他的头发吹的微微的飘起来,舒展开,任由着暖风呼的从发尾的间隙中来回穿梭。他抬起头,蓝中泛紫的瞳孔由于浅亮的光的原因显得更加透明,蕴含着些若隐若现的光点,随着他头的动作而来去跳跃。

 

巴黎的天气就像森林中穿梭自如的微风,反复无常,变化多端。可能几个小时前还下着毛毛般的小雨,让潮气嗅着微微的泥土味,肆意入侵着路面,不出多久又放晴的很彻底,光芒万丈,路上瞬时绽放出几千几万个晃动擦肩,来来去去的影子。

 

今天就恰好是那些非常少见的放晴日子。光线很强,甚至晃眼到弗朗西斯并不能完全确定他看到景象的具体轮廓。所有的东西都被一层亮白色盖住,但却是反常的柔和的光晕,模糊不清的罩着,就像那些他起床后就会马上忘掉的酣畅美梦,令人怀疑它们的真实性。

 

他却在万千的亮亮浅浅的光晕中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站在那里,恍恍惚惚的也在望着今日仿佛是有些特殊的天空。或许是他的位置,又或者是一切都太巧合了些,他在一片光晕中,深深浅浅的站着。朦胧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恰恰好好的扑进了他碧绿的瞳孔中。阴影和强光错落有致,松子般的双眼波光流转。他金色中透着黄色的头发有些蓬松,浅蓝衬衫被松松垮垮的扎在裤子里,不免有些正式的装扮与周遭格格不入。那个人接着低下头开始琢磨一张地图,金黄色的碎发在他的眼睑上形成细细的阴影。

 

似乎是被什么驱使着般,弗朗西斯鬼使神差的站了起来,跨着步子,一步步,向那团柔和明亮的光走过去。高大的法国梧桐晃着翠绿的叶片,影子打在他脸上都成了柔和的深绿色。弗朗西斯微微的笑起来,拍了拍那个一直站在那里钻研地图的人。

 

“你是英国人吧。来旅游的?”

 

亚瑟感受到肩上被人不轻不重拍了一下,于是放下了手中的地图,转向了后面那个人。树影斑驳的洒在那个人脸上,让他有些捉摸不清那人的表情。

 

“是的。你怎么知道?事实上,我现在被绕的有点迷路了,刚刚正在看地图。”

 

弗朗西斯轻轻地笑了一下,整了整头上的贝雷帽,然后调笑般的吹了个有些走调的口哨。

 

“这里是巴黎,地图恐怕是最没有情调的东西了。需不需要导游?我刚好闲的手脚发慌。如果你为所有的食物和景点付钱,我不介意免费帮你做介绍。”

 

亚瑟犹豫般的上下打量了弗朗西斯一下,有些无奈的笑道:“你看,我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先接受你了。”他接着有些兴奋的建议道,“要不然我们先找个就近的地方坐一下,我跟你具体讲一下我的旅游计划。”

 

弗朗西斯扑哧的笑了一下,瞧着亚瑟明显染上了些恼怒的好看的绿色瞳孔,还是没有表达异议。“可以,我刚好知道一家附近的很棒的餐厅。”

 

他接着说,“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认识一下。嗯?我的大客户?”

 

亚瑟听到这个称呼以后也笑了出来,冲着弗朗西斯伸出了手。

 

“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他们在有些燥热的盛夏街头做作又庄重的握了握手,然后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搬运一个ins上的图!
图源应该是水印

放烟花

不行了太配了我要冷静一下
居然还有搂腰play!!
说不是官配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