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rr9

沉迷甜茶综合症

【法英】昨天(结!局!卡!滴滴!)

第一次写完一篇文哈哈哈哈哈觉得自己贼厉害



“贞德站在熊熊烈火中,五官隔着火苗蓦的蒸腾起的打旋儿的气流,已经依稀分辨不大出来。但是人们能听到她的声音,能看到她亮银的铠甲通过烈日反射出的一束亮的晃眼的银光…” 


亚瑟一边读一边笑,最后挥拳玩笑似的打了一下弗朗西斯的右肩膀。 

“没想到你还这么有能耐呢。怎么也从没跟我讲过?”


弗朗西斯有些颓废的笑了笑,把亚瑟手上的书扯了回来。 

“一个失败的作家,也能算真正的作家吗?” 


亚瑟挑了挑眉,“怎么,你还有对自己不自信的时候?”他嘿嘿笑了起来,“我以为你也像贞德一样,睥睨众生,无所畏惧呢?”


“那是我殷切的希望,”弗朗西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可惜圣女大人不眷顾我,甚至不肯给我施个如此弱小的恩泽。”


“…” 

“吃点什么?” 

“吐司和糖心鸡蛋,感谢老天,总算能吃上一顿安稳的早饭了。” 

“不,你应该感谢的是给你勤勤恳恳做饭的厨子我。”

 … 


梧桐叶羸弱的根茎终于如释重负的离开了枝丫,随着风四处流浪。像个挑剔的小姐,左摇右摆的拽的自己别扭的舞裙转着弯儿,最后终于心满意足,施施然落在了亚瑟早已等待许久的掌心上。 


亚瑟仔仔细细的数着梧桐叶的脉络,“今年的梧桐落的够早的呀。现在怕是连暑天都还没过。” 


“估计是看你要离开了,悲伤地想挽留,才发现自己只是个如此没用的梧桐,连几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伸出手想够到你,却误打误撞的把自己从根上拽了下来,可怜啊。”弗朗西斯一边抽烟一边讽刺道。 


亚瑟瞧了一眼弗朗西斯,“怎么,你想为我哭上一鼻子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摸的鼻头有点泛红“我可以考虑考虑看给不给你这个表现机会。” 


弗朗西斯没有回话,却继续一支一支的抽着烟。烟圈打着旋儿在空气中一点点挥发,云雾缭绕的感觉竟让亚瑟诡异的感觉出了丝美感。 等亚瑟终于在寂寞中数完了梧桐叶所有的脉络,这条香气扑鼻但又云雾缭绕的小径也到了尽头。有些工业风的建筑上面用灯牌码了几个平实的大字,的确没有一点情调。亚瑟回头,这才发现弗朗西斯没跟过来,停在了离他一米左右的位置 


“那…我们就此别过?”亚瑟抬起手来打算挥手,“这两天真的很感谢你。我敢保证,这是我最开心的一次旅行。”


弗朗西斯叼着烟,微笑着,双手为了取暖插在大衣兜里。“亚瑟,我在想你昨天唱的那首歌。是叫‘昨天’吧?”


见亚瑟没回答,弗朗西斯就继续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不过到今天,准确的说,是到一分钟之前我才真正想明白这个问题。”


“大家怀念昨天,是因为今天与即将到来的明天。昨天是永恒的,今天是令人惴惴不安的。比如我不知道将来我们还会不会见面,但我能确定的是昨天。我能确定的只有昨天。你明白吗?”


亚瑟认真的瞧着弗朗西斯,但听着他混乱不看的英文语法又忍不住有点想发笑。“喂,弗朗,你对你自己和对我,都太没自信了点吧?”


说完他终于从驼色大衣的衣兜里掏出了一张早就写上了邮箱和电话号码的牛皮纸。然后有些好笑的瞧着弗朗西斯有些赧然的挠了挠头。


“我喜欢昨天,但我更爱明天。”


评论(2)

热度(11)